Chensigaggg

更文用

今天昨天明天

以往交的男女朋友,分手无不外乎一个原因,对方总是抓住你不放,扯着个嗓子喊着:“亲爱的!你到底爱我有多久?”


我却总是扶额却又不能不认真地回答道:“亲爱的,我会爱你今天,昨天和明天。”可认真地回答后却又总是看着对面那人气红了脸,要么就是哭红了眼,丢下一句:“亲爱的,让我们都冷静一段时间。”再然后就是:“你是个好人 ,可我们不适合。”


连续被甩的日子让人过得有那么一丝不爽,可又无法报怨,只能在被发完好人卡后双手合十,虔诚地仰望天空,我知道,要遇到一个懂自己心的人是有多么的难


大学即将毕业,没想到还被拉出去做志愿,这次去的是一所孤儿院。一想到等会儿又要被一堆小孩围着叫哥哥不免有些心累


走进院内,先和慈蔼的院长打个招呼,再慢慢观察起周围的环境,望孩子们那边望去,有个格格不入的身影,本洁净的白T上被泼上了一道刺眼的红,和着阳光,好不扎人眼


诶,好像也是个大学生,我像是遇见了同类,猴似的跑到那人身边,嘿,真好,是个男孩!我兴奋地拍了那人的肩膀,他便吓得抖了两抖,弄得我还以为把人家弄出病来了


他轻轻喊了声“你,你干嘛?”“哎哟,不就拍你下吗,至于么?兄弟,说,你也是来当志愿的吗?”我一把搂过他的肩


他略微挣扎了下,“听…听不懂…”


我没听清他说了些什么,只当他是来干活的,越发热情,“诶!咱们是一伙的,今天一起好好干吧,对了,你叫啥名字?”


他这倒是立马安静下来了,开始庄重地介绍自己:“我叫边伯贤,我家住在梦龙街26号425橦,我的电话号码是……”似乎是怕他这么毫无止境地说下去,我连忙打断他,“停停停…不就问你个名字吗?干嘛搞得像个报户口的?”


他这次又低下头去,回了句:“听…听不懂…”这回我是真听到了,看向他的眼神也变得迷茫起来


院长似乎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,赶忙向我招了招手,“小朴啊,伯贤他不是做志愿的,他是来这边打工的,他就也是在这边长大的,你也看到了,他那什么,有点不太好使,我们见他可怜,看他也和孩子们玩得比较开,就让他来这边了,你体谅体谅啊……”


我盯着还被我搂在怀里的人的发旋看,头发已经被自己刚才背地址时扯的乱七八糟的,我叹了一口气,使劲揉了揉那人的头,理顺之后,豪气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“那什么,伯贤,这几天你先跟着我混啊!哥带你飞!”


只见那人又扯上了自己的手指,低声说了句“听不懂…”我也只好无奈地有揉了揉他的头发,“没事,以后慢慢就懂了啊…”


接下来的日子,比以往任何一次做志愿都还要平常,无非就是打扫卫生,做游戏,讲故事,唯一不同的是,身边多了个不停指挥自己干这干那的人


我渐渐地发现,那伯贤不是只会说听不懂,背地址和个人信息,他干起活来毫不含糊,和小孩们玩起来也倒活泼爱笑,就不太愿意和我多聊几句,于是,在一次饭后,我抓住了机会把他拉到小荷塘边,开始了我的谈话计划


“那个,伯贤啊,是不是我第一天吓到你了,怎么你都不太愿意和我讲话啊?”


“没,没有,是你讲话太快了,我怕我跟不上你。”


“哎,没事,我以后慢点不就完了。”还好不是讨厌我


“那个,伯贤啊,你今年多大了啊?”原谅我不会找话题
“院长阿姨说我今年24了,我是5月份的。”他很认真地比了5个手指头


“靠,那你不是比我还大半年?我还得叫你声哥啊?”


他也倒认真地点了点头,继而又紧张地看了看四周,收了收手臂,“灿,灿烈弟弟,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吗?这边有点冷。”


听着他立马变的称呼不免觉得搞笑,想了想,初秋的天气的确有点凉,站起身子,可又总想调戏调戏他,“弟弟抱着哥哥,不就不会冷了吗?”没错,玛丽苏经典台词


本以为他又会以听不懂来回答我,没想到他也站起身来,从背后抱住我,“没想到你也冷,来,让哥哥抱着你回去。”他的头发蹭到了我的脖子,挠的我的心也痒痒的


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,这样是我被调戏了的意思吗?“哥,弟弟,好感动,弟弟好喜欢你哦!”


没想到他抱得更紧了,头又埋深了些,小声说道:“害羞害羞。”


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只是拍了拍他的手,踏上了回去的路


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们的关系亲近了许多,我也总是一口一个哥哥,一口一个喜欢地喊着他,特也总是害羞害羞地回应我。


转眼间,分别的日子到了,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舍不得走,可能是因为有了个心里念叨的人吧,上车前,我又对他说了句“哥,我真的好喜欢你啊。”可他这次没有像往常那样回答我,反而问了句:“喜欢有多久?”


有时和之前那些人一样的问题,我这次倒回答的坦然,“有今天,昨天,明天那么久吧。”他歪着头,想了一下,“哇,那么久。”


“嗯哼,当然。”


他又低下头,扯了扯手指,“等你哦。”


我强压住内心的声音,又揉了揉他的头,“嗯,等我,伯贤”


嗯,是伯贤,不是哥


后面的事依稀不记得了,只记得后来我跑去他家门口,兴奋地说道:“伯贤!伯贤!以后跟我混了!”


也只记得他当时的回答是“害羞害羞”,也再也不是听不懂


看,我都说了,以后慢慢就懂了。


end
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