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nsigaggg

更文用

给都警官的一封信(4)

他终究还是抬起了头,眼眶通红,怒火似乎要从他眼中喷出,“呵,不过是被些臭虫下了点药而已。”
药?什么药?敌敌畏?我还是打算先把他拉起来再说,毕竟墙角不是什么谈话的好地方
“嘿,哥们,要不你再帮我一次?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。”他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,防止他摔倒,我还是下意识地搂住了他的腰
滚烫的鼻息在我的颈间游走,这才发现,他眼中的怒火似乎还掺杂些忍耐,些许欲望,我这才反应过来,那群家伙真不是东西
他又往我怀里蹭了蹭,一个带着他不同寻常的湿吻也已落在我的锁骨处,我搂住他腰际的手掌也开始发烫
我抬眼望了下地上的尸体,罢了,一命偿一命,对准他的嘴,闭上了眼,吻了上去
长官,原谅我有些迷信,但我敢保证,就算是您,在那时估计也做不出更好的决定,何况我一直是个开明的人,男人女人都无所谓
接着说,第二天,我率先从床上醒来,望着身边还留着昨晚欢爱痕迹的边伯贤,我感到了无尽的后怕,毕竟我在昨天十点前还是个良民,而现在八点躺在床上的我,身上却背负了条人命,顺带还睡了个男人
我强忍着胃部的不适去厨房弄了碗白粥,放在桌上,眼神不住地放空,思维却不停地回到昨晚扣枪的那一瞬间,又吓出了一身冷汗
没过多久,边伯贤套着我仍在床头的衬衫出来了,不得不说,那时的他还是挺性感的,他看着我面前冒着热气的粥,笑了笑,“哟,朴兄好兴致啊,还吃得下东西。”说完还瞟了瞟地上的尸体,径直坐了下来
我不知该怎么回答,抬头瞄了他一眼,低下头继续喝粥“把你胸前的扣子扣好。”看着他一脸淡然地坐下喝粥我也想让他尴尬一回,毕竟被男人上了也不是什么光彩事
他那时也还识趣,闭上了嘴,把扣子扣上了,也顺手拿了碗粥,本以为可以安静思考这些烦心事,他却有插上了嘴,“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“不知道。”我是真的毫无头绪
他的眼中似乎闪着狡猾的光芒,“我可以帮你。”
“为什么?”虽然人是他招惹过来的,子弹也应该是他放进去的,但最后开枪的人是我,这件破事主要责任也应该还在我,他没理由趟这趟浑水,我也不相信是他良心发现
刚回神,他却又开始不正常,解开了一颗扣子,露出不差女人丝毫的精致锁骨,上面的红印彰显了昨晚的激烈程度,“当然是作为昨晚愉快的报酬。”他又喝了一口粥,“不过,保密工作又得另当别论了。”
听完前半句还有些双耳发烫的我听到了后半句又冷静下来了,得,还是利益交易,人一生都摆脱不了的一种交易
“说吧,什么要求?尽我所能满足你。”
他却又笑得像只成功偷腥的猫,“让我在你家住下,尽你所能,满,足,我。”他故意加重了最后三个字的读音,似乎会错了意
我没在意其中话中有话,只急切于让我安全脱身,“说说你的方案,让我能相信你。”
他喝完了碗里最后的一口粥,抿了抿嘴,“首先,我是被他们追杀的对象,,他们若要说事,自然自己的破事也会败露,其次,你的住所偏僻,根本不可能有人听见枪声,不会有人举报,最后,我可是一直在被追杀的呢,处理这些破事自然是有些手段的,不然怎么混?”
我当时也算放下心来,调侃似的问道,“这么说来,你很有经验?”
他把喝完粥的碗推到我面前,给了我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,“当然不是,毕竟弄出人命的也就数你头一件”
当时我刚放下的心又提了上来。

pick pick 娄滋博小哥哥吧!!跳舞进步很大,声音也真是很好听啊啊啊啊!!低音炮有磁性!!

段子1

边学弟和学姐打赌输了,只好答应学姐美食节去她的摊位当“吉祥物”揽客

学姐准备了个活动,在本摊位消费的人将获得抽取运势签的机会,抽取到“一生一诺”签的女生可与“吉祥物”边学弟亲密互动,男生则能与社团内小姐姐亲密互动

当天,朴校草也来参加了,抽签时特地瞟了站在旁边的边学弟一眼,把手伸进签筒

一生一诺!!

学姐知道边学弟喜欢朴校草很久了,“没事没事,说是亲密互动,顶多是拥抱而已,不会亲…”

“卧槽!”还没等学姐安慰完,朴校草径直走向边学弟,和他来了个嘴对嘴的亲密互动,惊呆了一票围观群众

等着和朴校草亲密互动的小姐姐坐不住了,“那啥,朴校草,男生互动是和我…”

朴校草揉了揉怀里的边学弟“区别对待?我的一生一诺只想给他。”

天天有喜(上)

在远处的灵山脚下,有着一座小村庄,名为有喜村,村民善良热情,民风纯朴,是个世外桃源。

村里住着这样一户人家,原本有一位老奶奶和他的乖孙住在那里,可惜,安稳幸福地生活了没多久,可怜的老奶奶就过世了,徒留她的乖孙一人。话说,那小孩儿姓朴名灿烈,人倒也像名字一样,生性热情好动,奶奶还在世时没少给奶奶添麻烦,和乡里邻里也打得火热,好不叫人喜欢。

可惜自从他奶奶去世之后,原本活泼好动的小男孩就变了个人似的,勤快倒也勤快,就是变得胆小怕事起来,什么有危险的事情都不敢参加,生怕自己丢了性命。

朴家的儿孙历来生得一副好面容,灿烈自然也不例外,一双桃花眼倒也迷倒了村里不少的怀春少女,即使眼神里少了一些强势,但那似桃花酒般淳厚的嗓音叫人沉醉其中,久久不能回神,的亏人家好小伙子不是心中生有鬼邪,整天想着一些淫秽之事的混混,不然得祸害多少妙龄少女

而在灵山上,住着一群狐妖,可别担心,都是好妖,那些个坏妖早都被赶下灵山,不得靠近这里半步,也不得祸害村民。

在灿烈奶奶过世的那天,灵山上也发生了一件大事,妖王过世了,这可愁坏了一干妖臣,没办法,只得让带有正宗皇室血统的小皇子登基,才勉勉强强稳定住了妖届,可惜小皇子生性顽皮,根本对妖届大事毫无兴趣,只是天天跑下山去偷偷作乐,可苦坏了那些支持小皇子的臣子们,只得在皇子背后替他处理要事

一日,“灿烈啊,帮伯伯出去打点酱油回来,伯伯家酱油不够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叫他的是村子里的村长,自灿烈小时候就很喜欢这孩子,早早就希望着把自己的宝贝闺女许配给他,本来只是看着这孩子老实,谁知道随着年龄增大,出落得更英俊了,惹得村里的姑娘都关注着这位小哥,仔细一想,还是自己闺女赚了,便更喜欢这孩子了,没事就去关心一下,其实也是想看看自己的女婿有没有被抢走,私心还是有的

话说,灿烈带上酱油壶走在了通往灵山的小路上,周围烟雾弥漫,人走在其中颇有腾云驾雾之象,像是神仙逍遥快活,有似那山间的妖怪从中作怪,好不叫人害怕

虽说灿烈是堂堂七尺男儿,但自从奶奶去世之后胆子就变小许多,要不是不想给村长难堪,也不会答应他

“唉,快点回去,村长该着急了…”虽说是白天,但灵山传有妖魔之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树叶沙沙作响,风尘大作,想是鬼邪之物将要来临,可怜了出来打酱油的灿烈,手无缚鸡之力,只得待在原地

“呼~”一阵阴风吹过,烟雾密集的地方莫名出现了两位姑娘,作惊恐之状快速向这边跑来,可怜了灿烈来不及躲避,就被抓了个正着

“公子,公子,帮帮我们,我们路上遇到了抢匪,遭遇不测,好容易才摆脱了他们,如今跑来这荒郊野岭之处,谁知竟迷了路,不知公子可否带领我们寻出一条逃生之路?”

那公子被两位姑娘拉得摇摇晃晃,知道不是妖怪心中一阵欢喜,哪里还管话语中的破绽,连连答应,回应的也只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

“妖怪!哪里跑!想必是山里的狐狸精要出来害人吧,让本少侠撞上了,还想往哪里跑!”

只见又是一阵狂风呼啸而过,一个白衣公子手提一把青丝长剑走来,急速向两位姑娘冲去,这可吓坏了姑娘身旁的男子了,刚被安抚的心好像又变得波澜起来

“姑娘,你们赶快走,我帮你们看着他,我看他就是你们所说的恶贼,你们快跑!我保护你们!”

只见那傻小子痴痴地保护着两位貌美如花的“姑娘”,反而拖住了那半路降妖的义士,只叫人无奈扶额啊

“小子!你是不是傻啊,这哪是什么姑娘,分明是两只狐妖所变,你这分明是被她们给迷了眼啊。”白衣男子走近了才发现原来个子不高,倒也凑和,眉眼之间是显露了些英气,但嘴角的一颗小痔倒又让人读出了些不同的韵味,叫人难以道出,总之,这义士倒也是生得好生俊俏,也可以争一争这灵山美男子的称号

可这着急保护姑娘的傻小子哪有时间观察这男子的样貌,只是气哄哄地说到:“什么狐妖变得,这世上哪有什么妖怪,这分明是两位姑娘,我看是你想强抢民女吧,别找什么借口,看你这样,也不像是什么正人君子!”

“你,你不识抬举!我只是恰好路过,好心帮你,你却狼心当狗肺,句句伤人心,明明是妖怪,不信待我擎来给你看个明白!”

只听那略高的男子一番话就把这白衣男子给气得跳脚,叫嚣着非得追上去把那两位逃之夭夭的姑娘捉回来

“诶!站住!不准欺负良家妇女!”那高个子男人一伸手,竟把白衣男子拴在腰间的蒲扇给打了下来,“啪!”声音一落,喋喋不休的骂声好似停止了会儿

“哎哎哎,我说你!你拦不住别人就算了,乱甩别人东西算个什么啊,还是不是男人啊,像个小媳妇一样生气只会摔东西。”白衣男子好似抓到了那男人的把柄,揪着不放,神情也多了丝玩味

高个子男人也是傻了眼,只是想阻止眼前这人去找那两位姑娘的麻烦,没想到自己还摊上了事,自己还倒也理亏,“对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!”红着脸道歉,赶忙把扇子捡了起来,拍了拍上面的尘土,插回了那人的腰间

对面那人倒是没啥反应,一脸玩味地看着这傻大哥的动作,在那人抽回手的瞬间抓住了他,“哟哟哟,小娘子着什么急啊,哥哥都还没怪你呢,别担心,你哥哥不是那样的人~”说完,还挑了挑对方的下巴

“你,你干什么!调戏良家妇女不成,还想调戏良家,良家妇男,没,没想到,你穿得像个人样,尽,尽不干人事,我,我警告你,别去骚扰那两位姑娘,也,也别骚扰我。”

只见那人义正严辞的说出那一番话,说到最后,反倒羞红了脸,惹得白衣男子连连发笑,“你最后一句说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

“够了,我,我走了,前面的听清了就行。”灿烈哆哆嗦嗦地弯腰捡起早就被仍在一旁的酱油瓶,转身就跑,回头望时也踉跄了下,惹得身后那人更是笑得不能自己

“诶,诶!我说,小娘子,别跑啊!你相好我叫边伯贤!别忘了啊!嘿嘿嘿!”

看着消失得越来越快的身影,笑得反而更欢了,不知道那人听见我的话没有,小声嘟囔着也往回走,只一瞬间,白色的身影就消失在眼前

话说那日过后,没过几日,小妖皇边伯贤大手大脚地坐在自家老爹的位置上,手上把弄着那日被灿烈碰过的扇子,凑近闻闻,“啊,那日遇见那男子可真有趣,连碰过的扇子都还留着许些味道!”

却又转了个身,拿着扇子对着站在一旁的世勋“哪像你!扮女人都扮不出韵味来,一股骚狐狸味!”

只见被称作世勋的那名男子转过身来,翻了个白眼,“是是是,我一股骚狐狸味,没你的扇子香,你家的最香。”

原来被称作世勋的男子就是那日幻化成小姑娘的狐妖,当天他们正在玩游戏,输了的扮作小姑娘,本以为在山上玩不会有人发现,谁知道却被打酱油的灿烈误打误撞遇到了,这可丢死他的脸了,可自己还得愿赌服输,还得陪妖皇兼自己从小的玩伴伯贤继续演下去

看着伯贤坐在位置上,把弄着那把破扇子“那男子是叫朴灿烈不是?名字还挺好听。”

看他两眼再次放空,世勋不免又叹了口气,“得了,小祖宗,真这么喜欢那小子?”

“嗯嗯嗯,超喜欢!”一说到朴灿烈,伯贤就两眼放光,身子也坐直对着世勋了

“喜欢他哪呢?”

“嗯…就长得好看呗!还有那傻劲,哎呀,世勋,别担心啦,我也就一时感兴趣啦,你见过哪个狐妖真正对一个人死心塌地过?”

“那好,我帮你拦着那堆老家伙,离你真正继位还有几日,你好好玩去吧,别太过就行。”

“好的!谢啦,等爷回来有赏!”边伯贤一听到这个消息直接跳开了王座,理了理自身的白袍子,“那我先走啦!老家伙们交给你了!”

打开扇子,装模作样地挥了挥手,一溜烟,活生生地人就不见了

“额…小心…”眼见世勋话还没说完,看着那一溜青烟消失不见,尴尬地放下了手,得,祖宗走了,该干活了

辐射:避难所(属性须知)

S力量,影响伤害以及拾荒模式下带锁箱子的开锁成功率。影响房间:电厂,武器制造室。
P感知,影响拾荒模式下碰到好东西的概率。影响房间:净水。
E耐力,影响升级获得的生命值,也是唯一一个1级就最好练满的属性。影响房间:可乐工厂,防具制造室。
C魅力,影响从首次见面到啪啪啪的时间。影响房间:广播站。
I智力,对拾荒有无影响不明。影响房间:医务室,实验室。
A敏捷,对拾荒有无影响不明。影响房间:食物。
L幸运,影响房间RUSH成功率。影响:拾荒获得的瓶盖数量。


还有些装备属性以后再逐步说明

辐射:避难所

DAY ONE
“噗嗤…哐哐”“有新难民来到!有新难民来到!”

“哦~这处的提示音真不错!比我们那的甜美多了!”一面色偏黄,两眼望着这256避难所大门泛着精光的人说道

边伯贤记得他好像叫Jax,貌似和他从一个所来的,一个因为管理者腐败,避难所无法正常运作,辐射害死了一大片人的地方

“他这种货色也能活下来,算他走运”边伯贤冷笑道,无奈地伸手拍了拍自己之前所穿的实验室制服,它早已破烂不堪,几乎看不出原本是什么样子

“请各位新来的难民换上避难所制服,把自己身上穿的装备脱下,上交,脱下,上交!”

该死的,这256什么鬼规矩,边伯贤愤愤地换下装备,“再见了老伙计,陪伴那么久,不知道你的下场是怎样,白瞎了你的稀有程度。”

默默地摇摇头,准备丢下走人,只听到身后一声“小医生,把你的制服拿走,这我们可不敢乱处理”

是没有听过的声音,诧异地回头,只见一个身穿皮重甲的男人拿着那件衣服向自己走来

“呵,只需要动力气的的人什么时候可以管这么多事了?”边伯贤在以前的避难所最不愿相处的便是靠S属性吃饭的了,单单是靠力气能够在所里生存,他认为是比自己在医院研究药物简单一万倍的事情,他不想和他们接触以至于拉低自己稀少的I属性

“哎呀,伯贤啊你,这火药味哪来的啊,人家这不是好意给你吗?谁不知道边大医生你也是要靠这装备吃饭的啊?大伙说是吧?”Jax不知又从哪里冒了出来,见这有好戏看便来插两脚

边伯贤刚想说话,那男人却回应道:“让你收着就收着,边大医生,这事我管不管得了也轮不到你操心”
衣服直接被扔在自己头上,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耻辱,自己呛别人的话反而呛到了自己,周围人的眼光全都聚集到了自己身上,这感觉不太好

“那行,谢你了,兄弟”只得收下衣服,自己其实也是舍不得老伙伴离开自己的

“那不就得了?多好一事?诶诶诶!兄弟!我这装备能不能也留着啊?我觉着挺有用的”Jax又来插一脚还想捞点好处

“得了吧你,就你那小破装备还不至于留下”边伯贤冷嘲热讽道

那男人听了也一笑,“也是,也就你边医生的装备还值得留了”

边伯贤听完也楞了一下,哟呵,现在还不知道S的人这么会耍心机了,他这番话简直让边伯贤难做人,就算Jax听了不会不高兴,在场的其他人也会不高兴,光是现在装备这一事就足以让他们联合起来对付我,过不了几天我就会被驱逐出所了,更不要提自己能不能和他们相处得好不好了

伙计,看来你还是得离我而去咯!“既然大家都是新来的,就没资格耍特权,来来来,就当我出头,先把自己的好宝贝交上去吧!组织液也不会亏待我们的!”边伯贤一扔,装备又稳当的落回箱子里了

他不想再在这里耗下去,走过去拍了拍那S男人的肩膀“兄弟的一翻好意我心领了哈!”随后又小声加了一句“我记住你了,朴灿烈”随后便离开了避难所大门
被唤作朴灿烈的男人无奈的抓抓头发,“看来我这又是当坏人了?I属性的小人儿果然厉害,想象力很丰富…”摘下头盔,甩了甩红发上的汗渍,“好了,剩下的,像刚刚那人一样上交装备!之后等待管理者分配!”

边伯贤不知道,他朴灿烈的确有资格管理新难民,不是因为高S属性,而是他的高C属性,负责招纳新难民

无奈的看看箱子里的装备,思索一番,朴灿烈还是拿出来了边伯贤的衣服,塞进了衣服内侧,是得翻新了,他想着,也离开了避难所大门



给都警官的一封信(3)

最近几天又是高考中考的日子,学生们都在焦头烂额地备考复习,而我也得准备准备自己的工作。

今天是高考的最后一天,考的科目不算多,但是题目比之前的明显高了一个档次,看着周围的考生急的抓耳挠腮,不免为他们的发挥担忧了下,可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。

神凝自若地上交了考卷,早早离开了考场,婉言谢绝了同行一起去喝酒的邀请,只想快点回到家中,长官,你也知道,任谁放了个陌生人在家都会有些担心的。

回去的时候天色有些晕暗了,几声乌鸦叫的好不凄惨,或许,是在哀叹今年考生的不幸吧。

走进了家门,却发现门锁大开,隐约听见里面有打斗声,也有玻璃碎裂在地的声音。

我赶忙走进去,发现屋内站了许多穿黑衣的可疑人物,靠,是那晚的人吧,居然还找上门了,正想教训教训那小子,却发现那人面色怪异的靠在墙角。

“朴,朴灿烈,接着!”边伯贤把他死死攥在手里的轮丢了过去,那群人似乎也发现了我的存在,开始朝我这边发起进攻。

我很想直接骂他傻逼,可当下告诉我,我不能,有谁会在自己平时把弄的东西里装下子弹啊?更何况我之前提过,我可是良民。

靠着枪柄,趁离得近的有几个没注意,敲晕了他,可是形势也因此变得严峻起来。

还剩三个人。

看着同伴倒下,有的人也急红了眼,拿起地上掉落的水果刀朝我这边冲来,那一瞬间,我甚至已经开始希望有人在我死后为我烧香了。

“开枪啊!傻逼!”缩在墙角的那个人喊着,说实话,我当时的确很想朝他开一枪,开枪钥匙有用还用得着他叫吗?

眼看着刀子快挨到我英俊潇洒的脸上,算了!死马当活马医吧!

我朝着那人的天灵骨,用力地按下枪板

“嘭!”“啊!”

两声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声音响起,我惊异地看着前面那人双眼突出,紧接着闷哼一声,笔直倒了下去。

我,我杀人了!我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况,可事与愿违,一切都已真切的发生了。

另外两个人看着自己的同伴倒地,立马惊恐地逃出屋去,霎时间,只剩我和墙角那人,对了,还有一个死人。

我狠似的把我的宝贝扔在地上,冲似的走那人身边,“说!你哪来的子弹!我原先没有放任何东西进去”我发了疯的朝他吼道,顺道拎起了他的衣领。

可他毫无反应,半晌,他把手放在我的手上,轻轻推着,“放心,放手。”

本想继续质问,可感受到那人手上吓人的温度,赶忙松了手,这才发现他脸色绯红,全身止不住颤抖。

我不再敢提手枪的事,用手试了试他脸上的温度。果然烫的吓人,他一手打开了我的手,“不想惹麻烦赶紧给我滚!”

我看到他不停颤抖的大腿,问出了个至今还后悔的问题。

“你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给都警官的一封信(2)

第二天早上,我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,我希望转过头去没有人在那里,我再一次睁开眼,好吧,事实证明,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。

我认命地爬起来去煮早餐,作为一个研究生,不能让任何一件事情来影响食欲,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,当然,我只煮我一个人的份。

煮完东西,意外地看到他站在我身后,我径直地绕过去了他,坐在饭桌前,我没想搭理他,只想知道,他什么时间才会麻溜地滚,我开始了早餐。

他也走过来坐在我对面,“我的呢?”我很好奇他问出这句话是怎么想的,“没有”!

他装作无所的样子,扭了扭身子,随即坐正,“你上了我”我很好奇他是怎么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,在我国男男还没那么兴吧?“没有”!

他似乎了然地点了点头,伸手抢走了我手中的筷子,把碗揽到了他自己前面,“你有,我感觉到了。”我很好奇他是怎么没脑子到这种地步,上了你你还穿着昨天的湿衣服?

他吃了口碗里面的面,秉着不吃别人口水的原则,我认命地返回厨房开始煮一碗新面条。

他无耻地跟了上来,“看吧,你承认了。”我不想过多地理会他,“坐回去吃你的”,他也不好意思再说话“好”。

我重新端了碗面坐在他面前,两个人无言地开始了吃面,不一会儿,我吃完了,我端起我俩的碗,走出去继续坐在他面前,“你什么时候走”

他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玩笑,瞪大眼睛,“你上了我!”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于纠缠,“上了你你也可以走”

“嗯好吧,让我考虑一下。”过于惊讶他的态度为何转变的这么快,但职业素养告诉我,好奇心会杀死猫,“你慢慢考虑,等会儿告诉我答案。”我径直走进房间。

作为一个研究生,不让陌生人在自己床上留下痕迹是一种常识,我麻利地解下被单,卷成一团,丢进洗衣机,倒进我最爱的洗衣粉——薰衣草味,赤了说,我爱薰衣草。

刚按下启动键,感觉到身后有人拍了拍我,一回头,是笑得很狡猾的猫一样的某人,我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“我想,我已经想好了答案。”那人咯咯的笑着,“哦?是已经做好离开的准备了吗?”我也抱肩玩味地看着他。

他从身后变法似的拿出个玩意,“我想我可以在这里继续打扰你一阵子了。”他的手灵活地转着我新到手的柯尔特M1911A1,我瞪大了双眼,右手想去夺回来,却被他灵巧的躲过,只得尴尬地举在半空中,轻咳一声,“你从哪弄来的?”

他从右手挽到左手,我紧张地紧盯着那把手枪,那可是我的宝贝,长官,你可别误会,我可不是什么恶徒,专用那玩意儿去崩人的,青菜萝卜,各有所好嘛。

他倒像个没事人似的,依旧笑嘻嘻的,“哦,就刚刚我听到这哥儿们在召唤我,我就顺手拿了呗,怎么?你不会介意的吧?”

开玩笑!宝贝在别人手上,我敢说一个不字吗?身为一个研究生,要懂得在这个大千世界里做一块圆滑的“豆腐”这点我还是略知一二的

“没,没有,怎么会呢?那什么,恩,你可以住下了,只不过,暂时的啊!”

意料之中,他满意的点点头,耍魔术似的又把我宝贝给弄没了,露出午后在阳台晒太阳的懒猫才有的表情

“那什么,我先去洗个澡,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。”

无奈的点点头,得,好奇心没害死猫,猫倒差点把我害死了,“恩,我叫朴灿烈,我等下要出去工作,家里钥匙放在花盆底下了,有什么需要你就拿着,还有,照顾好我的宝贝”。

他没停下脚步,在他走进卧室的那一刻,“好的,边伯贤。”伴随着他的笑声,这五个字清清楚楚的进入了我的耳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