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nsigaggg

更文用

给都警官的一封信(1)


亲爱的长官:

您最近可能有些无事可做,别担心,我是来投案的,或许您可能会觉得奇怪,我为什么要用书信的方法,别着急,因为我想跟您讲个故事,一个关于这起案件的故事。

或许这个故事对于日理万机的您来会有点长,但我还是希望长官您能够耐心地读下去。

一切先从我先讲起,和许多人一样,我也沉醉于金钱的诱惑,怎么说呢?我这职业空闲得很,毕竟只是一年一次,钱倒是来得快,只是风险嘛,没人来保证,一种“危险”的职业——替考抢手。

这工作做起来说难不难,说容易也不容易,怎么说呢,会不会被抓到谁说的准?虽然直到我给你写这封信为止,我还没失败过。

并不是那些找不到工作的人才选这一份职业,一定的文凭总该有吧?你是一个高中毕业生谁要你?怎么说我也是当年研究院里的一枝花吧。我选工作的眼光是不会错的。

说真的,我真的觉得我这工作十分神圣,解救那些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学生不是很有意思么?可别人总说我有病,怎么可能,我这么帅的人怎么可能有病?长官,你说对吧?


扯远了,总之,我的生活就是那么平淡的过着。毕竟工作一次的费用都够我花好半年了。

直到有一天,我的生活被彻底打乱。

我的住所是在一个很寂静,偏远的小镇上,一般没有什么大阵势的人经过,我也倒是过得挺自在。

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,一个疯子死命拍我家的门。我从窗户朝他望去,头发凌乱,嘴角下方有丝丝血迹,加上又淋了雨,一道白光闪过,活生生地像只恶鬼来索命。

我当然没开门,小爷的生命贼可贵了啊,任他一直在外头敲门,我也无动于衷。你别惊讶于我的冷血,你又没过过这种生活,我没那么多时间发慈悲心,没那么多心思多管闲事。

然而,这次,我的慈悲心好像泛滥了。

屋外敲门声不断,我也倒有些习惯了,也渐渐有了睡意,可却被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惊醒了,紧接着是一声尖叫。

不能让人在我家门前闹事。恩,我只是抱着这样的思想,我悄悄靠近窗边,听见了打人的声音,打人可不好。

我忍着痛将家里那个精致的玻璃杯拿了起来,打开窗子,朝石子路砸了过去,紧接着,是破碎的声音。

那群人不出意料地停了下来,我赶忙假装拿起手机:“喂,110,我这有……”门外果然出现了慌乱声,走之前似乎还拿了那小子的头磕了下门。

我赶忙开门把那疯子拖了进来,我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了,反正现在也不后悔,倒反是后来我害了他……

我看了看他的脸,淤青多少还是有了些,长得还倒是细皮嫩肉的,我赶快把他拉近洗手间,洗了个毛巾胡乱想往他脸上抹,但碰到的那一刻,我的行动中产生了那么一丝名为温柔的东西。

这似乎有些奇怪……

我一定得改变这种现状,我最后随便地抹了几把,把他拉到床上,作为一个研究生,我还是知道要让伤者躺舒服点的,当然,我也没理由让自己睡在地上,于是我也爬上了床。

长官,当你看到这肯定得无聊,可是不说这些,你肯定无法想象到后面的事是有多离奇,当然,你看了你也想不到,所以希望长官还是耐心的看下去。



tbc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