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nsigaggg

更文用

你可以认识我吗 (短/灿白/完结)

你可以认识我吗
(短/灿白/完结)
凉城,小街,小雨
边伯贤在街上漫步,似乎感受不到来自天空的雨滴
“啪,啪,啪”
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,他的衣服,显得他更加的落魄,水沿着发梢留了下来,朦胧了他的双眼,也朦胧了他的世界
仿佛他的生活就像他所看到的这样,朦胧而又不切实际,仿佛永无尽头,也确定不了方向
没人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城里多了这样一个人,只知道他会在固定的区域捡废品来维持生计
“怎么下雨了!真倒霉!”
随着几声咒骂,三三两两的人们从边伯贤身边飞快地跑过,都想躲避这突如其来的雨,仿佛时间加快,不一会儿,寂静,弥漫了整个街道,当然,除了那令人心寒的雨声
又只剩边伯贤了,在宽阔的大街上,轻轻地张开双手,他喜欢淋雨,他喜欢在雨中的那种感觉,仿佛可以把人身上的污秽给去除,这让他感觉非常奇妙,美好,可往往在那么短暂的美好之后就是一场漫长大病,他本来身子骨就弱,那么一淋,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下去
反正-----
穷人嘛,穷人是没资格治病的

抱着这种思想,无视雨水对自己的打击,感觉在做什么神圣的仪式,晃晃悠悠,又来到那个车铺旁边,又是静静地待在那里,偷偷地看着他,看着车铺里忙碌的那个人,那个在边伯贤心目中如太阳一般的存在,仿佛在这座城市中,也就只有他是边伯贤心里唯一的信仰,那生存下去的理由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个绿色的铁皮邮箱后面,一个瘦小的身影藏在那里,边伯贤每次来这都会躲在这后面,然而藏起来的技术却不怎么好,每次其实都被发现了,朴灿烈,这家修车铺的老板,对于周围的一举一动,他都了解得很
他来了,那个他向我走来了,在雨中举着伞的他是那么美好,可是,他要过来干嘛?我该怎么办?
边伯贤慌了,他多么不想在朴灿烈的眼中看到与别人一样那鄙夷的目光,可是他怕,他不敢看
跑,跑吧,猛地站起来,有点晕,可他这个时候才管不了那么多,紧贴在脸上的头发因为跑步受到的阻力而吹了起来,像一只受惊了的猫,独自在路上狂奔,却也无视了后面那人眼中的那一抹怜惜
他不会讨厌我吧?
应该…不会吧?
他…
边伯贤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,对了,人家朴灿烈根本就不认识你什么边伯贤,人家就只看到了一个疯子在雨中乱跑,有什么资格想着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呢?
呵,省省吧,边伯贤,你就是一个疯子
风一样的跑回自己那所谓的家,无力地推开门,发现也是一片荒凉
啊,又漏水了
水滴沿着房子屋顶的板砖往下滴,
“嘀嗒”“嘀嗒”
水滴在木板上的声音仿佛十分美妙,被子全湿了,用破布缝成的被子沾了水仿佛变得更加肮脏
豪气地把被子往地下一扔,可当它刚接触到地面,边伯贤就后悔了
唉,还有一部分可以盖啊
可此时后悔已经没有用了,地上的水也已经把被子全部染湿,略显疲惫地爬上木板,恨似的闭上眼,却又因为水滴在脸上而睁开眼睛,眼里仿佛有一丝怒意,但也随即被无奈取代
不再管湿不湿,直接从木板滚到地上,趴到颜色怪异的被子上,紧紧抱住被子的一角,放在胸口,仿佛它就像在那店内忙碌的那个人,寄予希望,在愈发愈猛的大雨下,边伯贤进入了梦乡,梦见了什么早已忘记,只记得那胸口的温度,暖暖的,很贴心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时间的过去,也代表着生命的流逝,在阳光无数次经过地上的水滩反射到边伯贤的眼里,他终于醒了,经过昨天在雨里奔跑,又差不多睡在水里,恩,不错,好像又生病了自己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,还好没发烧,反正总会好的
经过昨天的事情,边伯贤好像有了那么一丝觉悟,但也只是关于朴灿烈----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有我边伯贤这么一个人的存在,然后,我要说出自己内心想说的话
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,打得有些红肿,但看起来好像精神了些,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屋内的物品,把被子挂到了屋外,想吹干些,毕竟从现在开始,他边伯贤也是有追求的人了
买车,买车,买一辆自行车,然后,然后…对,就是去找他,朴灿烈,你等着,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,我想让你认识我
虽有了买车的愿望,但在当时,一辆自行车的费用对边伯贤来说也算是个巨资,买辆二手的吧,还算凑和,可边伯贤觉得他对朴灿烈的情谊怎么能是二手的呢?一定要辆崭新的!
边伯贤他什么也不会干,就算他会,有谁会请他来干活呢?只能捡垃圾废品呗!
飞快地来到以前自己必须来,却又很少来的地方,垃圾场,以前是能生活就行了,可现在不一样了
开始,开始了,找,捡,放,集,一天,就一直重复地做这些事情
边伯贤捏了捏自己因重复弯下去而变得酸痛的腰,看着手中的钞票,紧握住它,仿佛一切都值,走出卖废品的小店
“刷”“刷”“刷”又下雨,春天的天气总是那么的阴晴不定,刚刚还艳阳高照,一下又乌云漫布
哎呀,被子!赶紧把还没来得及捂热的钞票塞进口袋,小心翼翼地拉上拉链,又一个健步冲进雨中,朝那早已熟记于心的路线跑去
在雨幕中看到了自己那破烂的住处,终于跑到家了,的确是没看到自己被子湿答答的场面,但是更糟的是,呵,连被子都不见了,到底是谁连那么脏烂的被子都偷,硬生生地把刚刚得到的那点喜悦给磨灭了
他愣了一下,把手抬了起来,又放了下去,闭上了眼睛,算了,将就一下吧,挨过这段日子就行了
天已经黑了,屋内顿时暗了许多,边伯贤叹了口气,爬上了床,蜷成一团,感受着雨季所有的冰冷,抱紧了自己,诶,朴灿烈,我有想你哦,你还不认识我吧,没关系…我可以让你认识我哦…
风又肆虐起来,雨在咆哮,屋内的人瑟瑟发抖,却好似在他的脸上看到丝丝笑容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个月,整整一个月,边伯贤都在做着同一件事情,连看着垃圾场的老爷子都觉得奇怪,那个傻小子怎么了,没日没夜的是要干什么。只有他边伯贤自己懂,我是为了我的信仰,为了他,我什么都愿意
一个月,不算短也不算长,可当边伯贤拿着最后一笔足够买车的钞票时,他还是留下了激动的眼泪,朴灿烈,我叫边伯贤,你准备好了吗?
把钱小心地放在口袋里,紧紧地拽住,深吸一口气,有些颤抖地走进卖车铺,老板站在那里,不慌不忙地对上老板的眼睛,在那人的眼中,仿佛又能看到那常见的一抹鄙夷,算了,这种人,随他吧
“老板,我要买车”
由于太久没说话,声带发出的声音有些嘶哑,但也足够让人听出这句话中的底气
从刚开口说话到离开,老板都一直处于惊讶状态,他惊讶于这个穷鬼是从哪弄来的钱,怎么会买得起当时最新款的自行车
边伯贤的付出,像他们这种人当然不懂,朴灿烈,你会不会也这样呢?
紧紧地抓着车头,激动地完全说不出话来,恨不得立马坐上去直接骑到朴灿烈的店里去,然而,他忘了,他不会骑自行车,不过,没事,大不了推过去,这不可能阻挡他前进的方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已经有一个月了,那个叫做边伯贤的人已经一个月没来了,自从那天朴灿烈一激动向他走了过去,他就拼命的跑了以后,就再也没来过了,他也曾打听过边伯贤的消息,但除了说是个穷小子,其他人都给予不了别的评价,给不了任何消息,还疑惑自己为什么要打探他的消息,真烦心!不知道今天,他…来了吗?
又放下手中的活,走到那个绿色的大邮箱旁,意料之中,又没有熟悉的那一撮毛,其实,边伯贤,你知道吗?从你第一天来开始,你的那一撮毛就出卖了你
今天又没来吗?你到底怎么了?出事了吗?不会吧…又露出满满的失落,第32天,你又没有来
“喔呼,哈哈哈!”一辆银白色最新款自行车朝自己飞快地冲来,笑声还真是放荡不羁
“没想到那个穷小子有钱买这么好的车,就送给咱哥俩玩吧!”
“就是就是,说不定他还是偷来的呢,不会骑还偷,这也是有够蠢的,咋们俩也算是为民除害吧!哈哈哈!”
……
这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,什么穷小子,车啊的…
诶…等等!
穷小子?是边伯贤吗?不会真的是他吧
听到关键词的朴灿烈也终于反应过来,直接站在路中间,等自行车穿过身边时,用力一拉,车头抓住了,车身自然也不受控制,停了下来,那两个人被扯到了地上,车子也被翻了,车漆也被刮花了些,场面也显得有些凌乱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嘿嘿,拜拜了,这东西就给我们了吧!”
轻佻的话语与戏虐的表情,连带着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边伯贤的心,凭什么?!这车是我边伯贤辛辛苦苦赚来的,买来的,凭什么给你们!
可等反应过来,人已经跑了很远了,有车就是快啊,
不想放弃,跟着他们的路线一直跑,一边跑,泪也一直流,感觉天空似乎也不明亮了,刚刚不还好好的吗?顿时感到丝丝寒冷,风掠过了耳旁,传来震震响声,“呼”“呼”“呼”风的声音接连不断,“嘭”一声雷鸣打破风的规律,耳边的嗡鸣顿了一下,随后被雨滴落地的声音替代,雨,又来了,可为什么来的总是那么时候?
跑着跑着,不知不觉来到了朴灿烈的车铺,他正打着伞站在店铺门口,180以上的身高显得十分有安全感
他正背对着边伯贤,挺拔的背影让边伯贤看得不知怎的有些感动,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站在那里,总觉得这个时候,边伯贤是应该出场了
用力吸了吸鼻子,使劲擦了擦红红的眼睛,努力让它不流出眼泪,撇开挡住视线的头发,走了上去,扯了扯朴灿烈的衣服
“嗨!我叫边伯贤,你…可以认识我吗?”
对面的人身体一僵,转过身来,看到对面的人笑颜如花,可眼睛红红的,哭过的痕迹十分明显
一把拉过边伯贤,把他紧紧地抱紧,怀里的人儿明显一怔,但随即也有些热热的东西浸湿了他胸前的衣服
“别紧张,带你看样东西,来”
不等怀里的人回答,搂过他的肩,带着他走进屋内,原本银白色的车子,已被改装成了银红色
“这车子应该是你的,我帮你抢回来了,当时漆有些掉了,帮你改装了下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,那两个人我帮你教训了一下,但也已经放走了,还有,其实我…”
此时边伯贤挣脱了怀抱,走到车子旁边,向朴灿烈伸出了一只手
“你好,朴灿烈,我叫边伯贤,你可以认识我吗?不…不对,应该是,你可以喜欢我吗?”
红红的眼睛又一次弯了起来,但这次是发自内心,他张开双臂
朴灿烈也笑了起来,紧紧地拥抱住了对面的人……
此时的言语再多也没有任何用处,对方的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,仿佛双方都能马上领会
朴灿烈,你是我的太阳,你就代表红色,而我则被你从黑暗中拉到了亮处,不就变成了白色吗?红与白,谁不喜欢呢……
----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