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nsigaggg

更文用

天天有喜(上)

在远处的灵山脚下,有着一座小村庄,名为有喜村,村民善良热情,民风纯朴,是个世外桃源。

村里住着这样一户人家,原本有一位老奶奶和他的乖孙住在那里,可惜,安稳幸福地生活了没多久,可怜的老奶奶就过世了,徒留她的乖孙一人。话说,那小孩儿姓朴名灿烈,人倒也像名字一样,生性热情好动,奶奶还在世时没少给奶奶添麻烦,和乡里邻里也打得火热,好不叫人喜欢。

可惜自从他奶奶去世之后,原本活泼好动的小男孩就变了个人似的,勤快倒也勤快,就是变得胆小怕事起来,什么有危险的事情都不敢参加,生怕自己丢了性命。

朴家的儿孙历来生得一副好面容,灿烈自然也不例外,一双桃花眼倒也迷倒了村里不少的怀春少女,即使眼神里少了一些强势,但那似桃花酒般淳厚的嗓音叫人沉醉其中,久久不能回神,的亏人家好小伙子不是心中生有鬼邪,整天想着一些淫秽之事的混混,不然得祸害多少妙龄少女

而在灵山上,住着一群狐妖,可别担心,都是好妖,那些个坏妖早都被赶下灵山,不得靠近这里半步,也不得祸害村民。

在灿烈奶奶过世的那天,灵山上也发生了一件大事,妖王过世了,这可愁坏了一干妖臣,没办法,只得让带有正宗皇室血统的小皇子登基,才勉勉强强稳定住了妖届,可惜小皇子生性顽皮,根本对妖届大事毫无兴趣,只是天天跑下山去偷偷作乐,可苦坏了那些支持小皇子的臣子们,只得在皇子背后替他处理要事

一日,“灿烈啊,帮伯伯出去打点酱油回来,伯伯家酱油不够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叫他的是村子里的村长,自灿烈小时候就很喜欢这孩子,早早就希望着把自己的宝贝闺女许配给他,本来只是看着这孩子老实,谁知道随着年龄增大,出落得更英俊了,惹得村里的姑娘都关注着这位小哥,仔细一想,还是自己闺女赚了,便更喜欢这孩子了,没事就去关心一下,其实也是想看看自己的女婿有没有被抢走,私心还是有的

话说,灿烈带上酱油壶走在了通往灵山的小路上,周围烟雾弥漫,人走在其中颇有腾云驾雾之象,像是神仙逍遥快活,有似那山间的妖怪从中作怪,好不叫人害怕

虽说灿烈是堂堂七尺男儿,但自从奶奶去世之后胆子就变小许多,要不是不想给村长难堪,也不会答应他

“唉,快点回去,村长该着急了…”虽说是白天,但灵山传有妖魔之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树叶沙沙作响,风尘大作,想是鬼邪之物将要来临,可怜了出来打酱油的灿烈,手无缚鸡之力,只得待在原地

“呼~”一阵阴风吹过,烟雾密集的地方莫名出现了两位姑娘,作惊恐之状快速向这边跑来,可怜了灿烈来不及躲避,就被抓了个正着

“公子,公子,帮帮我们,我们路上遇到了抢匪,遭遇不测,好容易才摆脱了他们,如今跑来这荒郊野岭之处,谁知竟迷了路,不知公子可否带领我们寻出一条逃生之路?”

那公子被两位姑娘拉得摇摇晃晃,知道不是妖怪心中一阵欢喜,哪里还管话语中的破绽,连连答应,回应的也只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

“妖怪!哪里跑!想必是山里的狐狸精要出来害人吧,让本少侠撞上了,还想往哪里跑!”

只见又是一阵狂风呼啸而过,一个白衣公子手提一把青丝长剑走来,急速向两位姑娘冲去,这可吓坏了姑娘身旁的男子了,刚被安抚的心好像又变得波澜起来

“姑娘,你们赶快走,我帮你们看着他,我看他就是你们所说的恶贼,你们快跑!我保护你们!”

只见那傻小子痴痴地保护着两位貌美如花的“姑娘”,反而拖住了那半路降妖的义士,只叫人无奈扶额啊

“小子!你是不是傻啊,这哪是什么姑娘,分明是两只狐妖所变,你这分明是被她们给迷了眼啊。”白衣男子走近了才发现原来个子不高,倒也凑和,眉眼之间是显露了些英气,但嘴角的一颗小痔倒又让人读出了些不同的韵味,叫人难以道出,总之,这义士倒也是生得好生俊俏,也可以争一争这灵山美男子的称号

可这着急保护姑娘的傻小子哪有时间观察这男子的样貌,只是气哄哄地说到:“什么狐妖变得,这世上哪有什么妖怪,这分明是两位姑娘,我看是你想强抢民女吧,别找什么借口,看你这样,也不像是什么正人君子!”

“你,你不识抬举!我只是恰好路过,好心帮你,你却狼心当狗肺,句句伤人心,明明是妖怪,不信待我擎来给你看个明白!”

只听那略高的男子一番话就把这白衣男子给气得跳脚,叫嚣着非得追上去把那两位逃之夭夭的姑娘捉回来

“诶!站住!不准欺负良家妇女!”那高个子男人一伸手,竟把白衣男子拴在腰间的蒲扇给打了下来,“啪!”声音一落,喋喋不休的骂声好似停止了会儿

“哎哎哎,我说你!你拦不住别人就算了,乱甩别人东西算个什么啊,还是不是男人啊,像个小媳妇一样生气只会摔东西。”白衣男子好似抓到了那男人的把柄,揪着不放,神情也多了丝玩味

高个子男人也是傻了眼,只是想阻止眼前这人去找那两位姑娘的麻烦,没想到自己还摊上了事,自己还倒也理亏,“对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!”红着脸道歉,赶忙把扇子捡了起来,拍了拍上面的尘土,插回了那人的腰间

对面那人倒是没啥反应,一脸玩味地看着这傻大哥的动作,在那人抽回手的瞬间抓住了他,“哟哟哟,小娘子着什么急啊,哥哥都还没怪你呢,别担心,你哥哥不是那样的人~”说完,还挑了挑对方的下巴

“你,你干什么!调戏良家妇女不成,还想调戏良家,良家妇男,没,没想到,你穿得像个人样,尽,尽不干人事,我,我警告你,别去骚扰那两位姑娘,也,也别骚扰我。”

只见那人义正严辞的说出那一番话,说到最后,反倒羞红了脸,惹得白衣男子连连发笑,“你最后一句说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

“够了,我,我走了,前面的听清了就行。”灿烈哆哆嗦嗦地弯腰捡起早就被仍在一旁的酱油瓶,转身就跑,回头望时也踉跄了下,惹得身后那人更是笑得不能自己

“诶,诶!我说,小娘子,别跑啊!你相好我叫边伯贤!别忘了啊!嘿嘿嘿!”

看着消失得越来越快的身影,笑得反而更欢了,不知道那人听见我的话没有,小声嘟囔着也往回走,只一瞬间,白色的身影就消失在眼前

话说那日过后,没过几日,小妖皇边伯贤大手大脚地坐在自家老爹的位置上,手上把弄着那日被灿烈碰过的扇子,凑近闻闻,“啊,那日遇见那男子可真有趣,连碰过的扇子都还留着许些味道!”

却又转了个身,拿着扇子对着站在一旁的世勋“哪像你!扮女人都扮不出韵味来,一股骚狐狸味!”

只见被称作世勋的那名男子转过身来,翻了个白眼,“是是是,我一股骚狐狸味,没你的扇子香,你家的最香。”

原来被称作世勋的男子就是那日幻化成小姑娘的狐妖,当天他们正在玩游戏,输了的扮作小姑娘,本以为在山上玩不会有人发现,谁知道却被打酱油的灿烈误打误撞遇到了,这可丢死他的脸了,可自己还得愿赌服输,还得陪妖皇兼自己从小的玩伴伯贤继续演下去

看着伯贤坐在位置上,把弄着那把破扇子“那男子是叫朴灿烈不是?名字还挺好听。”

看他两眼再次放空,世勋不免又叹了口气,“得了,小祖宗,真这么喜欢那小子?”

“嗯嗯嗯,超喜欢!”一说到朴灿烈,伯贤就两眼放光,身子也坐直对着世勋了

“喜欢他哪呢?”

“嗯…就长得好看呗!还有那傻劲,哎呀,世勋,别担心啦,我也就一时感兴趣啦,你见过哪个狐妖真正对一个人死心塌地过?”

“那好,我帮你拦着那堆老家伙,离你真正继位还有几日,你好好玩去吧,别太过就行。”

“好的!谢啦,等爷回来有赏!”边伯贤一听到这个消息直接跳开了王座,理了理自身的白袍子,“那我先走啦!老家伙们交给你了!”

打开扇子,装模作样地挥了挥手,一溜烟,活生生地人就不见了

“额…小心…”眼见世勋话还没说完,看着那一溜青烟消失不见,尴尬地放下了手,得,祖宗走了,该干活了

评论

热度(3)